你的冤枉没有同情分

1

落雨的夜晚,毫无征兆地失眠了,翻开手机的读书APP看几页书,听细雨打在窗棂刷刷的声响,倒也不觉夜晚漫长难熬。

后来,随手刷了一下微信,恰看到一个公号刚刚完成了更新和推送。

在清晨两点。

公号号主曾是我同事,相识多年,往常在做自媒体。这两年,我不时对她的公号有关注,平常是早上九点左右发号,突然改在清晨两点,我有一点不测。

扫了一眼标题,清晨两点的解体!

文章不长,千把字,从头到尾,都在倾吐生活的不易,命运的不公。

她说,这么多年,不时努力刻苦,多年如一日,往常步入中年,所有付出却不曾在生活中得到任何报答,以至最后,没有一个处可容身,只需自己打拼。

她說婚姻不幸。老公在婚后第二年失业,眼高手低,脾气暴躁,多年来没能找到一份营生的职业,后来痴迷炒股,欠下外债,多年来。家里两个孩子,只能她一力承当。

她说亲情不暖。家人似乎只需用钱的时分才想起她,从没有谁体谅和疼惜她的困难。他们只知道她有赚钱的才干,历来没有问过她赚这些其实并不太多的钱,需求消耗怎样的心力。

不知道当他们在深夜安然入睡时,她还在电脑前辛劳地写着第二日要发的稿件。

不知道由于写稿太多,她腰椎和颈椎都早在出了问题。

她哀怨自己的不幸,这些年不时孤军奋战,常常四面楚歌、四面楚歌……

2

看着这些话,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倦怠,却没有几同情感。

固然我知道,她并未言过其实,所有内容,皆属真实。

对,她埋怨的一切都是她的生活真相。

她确实是个很努力的女子,做同事的那几年,她是我见过加班最多,写稿最多的一个。她众所周知的热心肠,分配的工作,总愿意多做一份。不论谁有什么工作推给她,也从不拒绝。用她自己文章里所写,以为付出就有报答,以为努力总有人看到。

但事实是,慢慢大家都视而不见,知道她是来者不拒的老好人。反倒是后来,她偶然对此流露些许不甘愿时,会早到批判和指摘。

想必后来她辞职分开,也是这个缘故,正是她写的这一句话:可能我真的不适宜上班,不知道怎样与人相处。

但那几年,其实不时有通道理明是非的前辈同事在提示她学会拒绝,不要主动承当太多,至少,不要让每个人都觉得她的承当是本分。

走得近的我们,也对她说过很屡次,这样是不对的,人要学会拒绝。

她却半点都没做出改动。独一多了的,是幽怨。她主动把同事惯坏,又埋怨对方不体谅,一味让她为难。直到最后接受不下去,一走了之。

但这么多年后,她依然觉得这都是人生的不公正,是生活没有善待她。

她历来没有想到的是:修正错误。

3

还有她的十年婚姻。

十年前,她嫁给往常的老公时,彼此相识还不到一个月,谈不上熟习,更谈不上理解。仅仅是他人引见见了一面“觉得还能够”,很快便谈婚论嫁了。

都以为她到了却婚年岁,想结婚了。但真相是,她在那一年和谈了四年的初恋男友分手,心如死灰。觉得“既然不是那个人,嫁谁都无所谓”。

事到往常,她也历来不觉得这种不负义务的婚姻态度,开头就是错的。她只是扎进婚姻里,才失望于老公是个那样的人。

而实则是,这样的方式走进婚姻,起点就错了,供认错误,及时止损,才是对自己和对方的最好挽回。
可她并没有,在对婚姻里的男人一次次失望后,没有选择离婚纠错,而是为了隔绝自己离婚的念头,痛快怀上了孩子,想着,有了孩子,老公是会改动的吧,会承当起一个做反秦的义务吧。

事实却是,孩子半岁时老公彻底失业,从此再没有挣过一分钱,家中经济压力增大,境况愈加糟糕。

4

这个时分,她依然有纠错的时机,往常很多女人走出失败的婚姻,单独带着孩子,也一样活得风生水起。

但她并没有,由于她觉得,不离婚,孩子好歹还有爸爸,要为孩子担任。

她默许了老公不挣钱养家的行为,至少,从没有为此采取过任何措施。而就在这种状态下,她再次怀孕,有了第二个孩子。

最糟糕的,不去找工作的男人,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开端炒股,背着她从父母那里要来一笔钱投入股市,从此以此为业,再未能自拔。几年来,不只赔光了父母的养老钱,欠下了几十万的外债。

有一年春节时,债主上门,她不得不替老公归还了一笔三十多万的债务。那是她自己创业两年多辛辛劳苦积聚的,用于养家糊口的血汗钱。

这种归还,也让老公有了继续这般度日,以至得陇望蜀的底气,然后便以各种借口各种保证,在她那里要钱。

5

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她依然没想过拿出正确的态度去处置,没有想过止损。反倒是认了命,觉得命该如此。于是她越发拼命,拼命写稿拼命开网课拼命带货,养家糊口,填补老公炒股永远亏欠的窟窿。

她一边埋怨这个男人的差劲,一遍满足他贪心的欲壑。

而在她身后伸手讨取的,确实还有父母和手足。正如她所倾吐的“四面楚歌,四面楚歌”。

但她也从没有反省过,构成这种局面的,依然是她自己。同事那些年我再清楚不过。每一次她给家里打电话,永远都是在讯问父母需不需求钱,需不需求新衣服保健品……或者通知弟弟照顾好父母,别计较花钱。

她历来没有提过单独在外打拼的困难,她的病痛和冤枉,只秉着人在外地,对父母“报喜不报喜”的金科玉律。却疏忽了,亲人之间的支撑和依赖本该就是相互的,不是双方面的付出。以致于慢慢地,让家人也构成了她才干强大的认知,何况她也表现出了这种强大,确实以一己之力,担负着自己那个开支庞大的小家庭。

于是,她成为自己小家和娘家人眼中打不死的小强,成为一个小型提款机。

6

这种人生,她一边过着,一边越来越觉得不幸,到底忍不住要在这样的清晨两点发一篇文,洋洋洒洒地倾吐成年人生活的不易。倾吐她的冤枉,她一次次被生活逼迫的解体时分。

倾吐她的身后,空无一人。

却历来没有去想过,一切,本能够不这样。

就像曾经一步步纵容出错的同事关系,

没错,成年人各有各的不容易,人的终身,本就是在和各种不易去抗争,一点点去淘洗活着的快意。作为一个成年人,她本应该一早明白,人生绝不是努力去制造层出不穷的不易,然后再去埋怨接受这些不易的冤枉。并因而给自己贴上一个不幸的标签,越发有了埋怨和冤枉的理由,成为恶性循环。

所以,活成往常的样子,并不全是人生和命运的错。那些所谓的不幸和不公,本就是她一手构成。是她的性格和思想形式,是她明知是错又不愿修正的执念。

她一点点把自己按在不幸的泥潭里,再去同情自己并希望获取他人的同情。

可她历来不去想,作为成年人,她应当为自己所有行为负义务,明智和苏醒,纠错和止损,本就是成年人应该具备的修为和才干。

而她,不时在错的意念里孤行,却盼着一个圆满结果。

这不契合常理。

所以,她的冤枉,没有同情分。

?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